主页 > 生命展示 >瑞典「失败博物馆」被世人打枪的惨品 > 正文

瑞典「失败博物馆」被世人打枪的惨品

瑞典「失败博物馆」被世人打枪的惨品 在 Google上打入「失败」,相关心理学探讨的文章无数,我们害怕失败,又总是被鼓励从失败中学习。心理学家山谬.伟斯(Samuel West)长期探讨公司组织如何形成激发创造力的工作氛围,在研究过程中发现「害怕失败」是每个组织最大的问题,也因此抑制了创新的可能。于是,好奇心使然,他开始上e-bay或是各式论坛收集起「惨品」—— 那些欢喜上市却一败涂地的失败产品。
 

于是,伟斯将这股对于失败产品的兴趣转为分享动力,今年夏天「失败博物馆」(Museum of Failure)在瑞典赫尔辛堡(Helsingborg)开幕了! 「就是要打破大家对于博物馆的刻板印象,博物馆不需要空间大又有悠久的历史,也不需要是政府财团或是慈善企业家才能成立,甚至展品也不需要是一般人所理解的『好』东西才能被展出。」他说。长年的临床心理经验,让他转而以负面案例挑战大众对于失败的恐惧,失败博物馆则是他以展览与民众沟通研究发现的方式。「80~90%的创新产品都是失败的,而你根本也无从得知。」他说,「对于失败,我们能做的是从中学习。」

瑞典「失败博物馆」被世人打枪的惨品

Bic for her原子笔号称其设计可以让女性舒适地握写,但其实只是把原本的产品换个颜色而已,被人骂到不行。

充满各种「灾难」的设计

「从使用者角度出发」是设计惯用的思考方式,知名製笔品牌Bic曾发表「Bic for Her」,标榜针对女性用笔需求「轻巧、可爱」而设计,然而换汤不换药地将经典笔款穿上看起来廉价的彩色透明装,被批评为是一场行销灾难。有时候,大品牌为了拓展市场,也会尝试跨界,牙膏品牌高露洁就曾推出冷冻千层麵,但产品与品牌连结度不高的情况下,结果可想而知,当然也就成了失败博物馆的案例之一。

瑞典「失败博物馆」被世人打枪的惨品

牙膏品牌高露洁跨界推出的千层麵食品,品牌想创造刷牙的需求,却忽略与品牌既有定位格格不入。

失败博物馆里的每一件展品,背后都是一段品牌、企业不惜冒着风险求新求变的血泪史。每每推出新机就造成抢购风潮的苹果iPhone,其实早在1993年就曾推出世界上第一款掌上电脑—— 牛顿(Newton),手写输入的辨识系统也在当时被开发出,配有作业系统。这位数位小助理虽然被誉为20世纪末重要的科技创新,却因为高价且不稳定的手写系统而在1998年就下台一鞠躬。苹果记取这次的失败教训,经过不断测试与改良,15年后所推出的iPhone果然一炮而红。

瑞典「失败博物馆」被世人打枪的惨品

Apple第一款掌上电脑的失败经验,让他们学习到除了创新,功能与设计的完善,也是获得市场肯定的重要因素。

目前约有120多件收藏「惨品」收藏的伟斯,在小巧的失败博物馆中展出50件,其余的展品则是马不停蹄地以快闪展的方式,跳点于欧美各地,也不断收到从世界各地而来的失败产品捐赠。「我们身处在一个过动的社会(ADHD-society),注意力无法集中已经是种文明病,我不喜欢这样的发展,但对于传统博物馆来说,这的确是项挑战!」伟斯说。

瑞典「失败博物馆」被世人打枪的惨品

美国总统川普,担任实境节目主持人时推出的大富翁桌游,卡片上处处可见川普的脸,游戏内容也充满了土豪气息。

九月中起暂停开放的失败博物馆,将于明年四月在赫尔辛堡的另一个角落重新出发。

关于失败博物馆的有趣之处,这次《Shopping Design》特别请教馆长伟斯告诉我们几个小祕密!SD:印象最深刻的观众留言?

A:馆内有一处「失败告解亭」,民众在参观后可以在这边写下他们犯过的错误。上週有27位来自香港的旅行团观众,其中有一位妈妈参观后在这里写下:我的失败是没有教导我的小孩接受失败是生活中一部分。

SD:最喜欢的展品?

A:每件展品都是我的宝贝!但我可以分享这礼拜的Top 3。

瑞典「失败博物馆」被世人打枪的惨品

柯达是数位相机发展上的先锋,1995年发表的DC40是全球第一台消费型数位相机。当1975年柯达内部开发出数位相机时,管理高层冷冷地说「很有趣,但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主因是害怕危及当时的金鸡母—底片及沖印市场,就这样他们错过了拥抱新科技,进而创造企业新高峰的机会,也终于2012年破产。

瑞典「失败博物馆」被世人打枪的惨品

亚马逊这个知名的线上零售商对于尝试进入智慧手机市场抱着高度期待,拥有3D图形和萤火虫(Firefly,可自动辨识文字、声音和物件)功能的Fire Phone,让使用者可透过扫描并识别商店中的商品,于亚马逊上购买商品。但手机实在太贵了,特别是因为设计和特殊功能,如内建的X光,令人不安,加上Google的热门应用软体不可相容,手机上的「购买」按钮彷彿强迫你在亚马逊上血拼。Fire Phone并没有如其名地在市场上火起来,反倒让亚马逊损失了1.7亿美元TwitterPeek更是一样令人摸不着头绪的产品!仅能收发推特,难道他们忘了做市场调查,了解所有推特的重度使用者都已经使用智慧手机。到底为什幺会被开发出来呢?这个装备甚至都无法满足推特使用者的需要,萤幕只能显示每则讯息的前20个字母符号,于是你得要不断地向下滚动画面,才能好好看完讯息。真是恼人!无法连上网站,新的推文延迟显示,一大多不良功能,难以一一条列。一位科技评论员写道「TwitterPeek蠢到使我的大脑受伤。」

瑞典「失败博物馆」被世人打枪的惨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