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潮流改变 >瑞典图书馆让阅读没有距离──只要上网预约,书籍自动送到你身边 > 正文

瑞典图书馆让阅读没有距离──只要上网预约,书籍自动送到你身边

瑞典图书馆让阅读没有距离──只要上网预约,书籍自动送到你身边

记忆中识字不多的父亲只有两本书,一部是名不见经传武侠小说,另一本是《齐瓦哥医生》;从小便嗜书成瘾的我,只要有字便读,举凡姊姊们的课本、诗集、小说,适合不适合不是重点,重点在于有字可看有书可读。父亲的齐瓦哥医生对当时还十岁不到的我,相当艰涩难懂,勉强读了几回最终仍然放弃,但心里不免纳闷识字不多的他哪来这书,一回便脱口问了父亲,当下他一时不语甚至有点胀红脸地看着我,像是过了几世纪久的对峙,他闷闷地说:我忘了。

如今父亲也去世 20 年,他手上唯二的两部书早不知蹤影,但偶尔还是会回想起贫困到无法上中学,13 岁便得变身菜贩子度日营生,三餐只能蕃薯裹腹的父亲,和那本他不可能读懂《齐瓦哥医生》。也不知道是不是父亲童年的无书可读,他对我的嗜书成痴宽容到不像一个贫苦的农人,反像个可以一掷千金的富豪,往往个把月一次便带我去书店让自己挑书。在我们那个年代那个偏乡黄土泥巴小村里,书籍仍是难得珍贵的,学校的图书资源多数是民众捐赠或者较旧的图书,若你想读到较新的图书,你便得到城里自己买,若你粮袋空空,榨不出半毛钱,便注定连看个书都是二等公民。

前两天,儿子提醒我:「妈咪,我想看上回在 Eva 姊姊家看到书,还有幼儿园正在看 Pino 的书」,的确又是时候带他们去图书馆借些新书。在我们这个有点乡下的大学城里,与斯德哥尔摩或哥德堡这类大城市相较,并非瑞典一线城市;但庆幸的是我的孩子至少没我和我父亲小时没书读的烦恼。

我所居住的城市──林雪平,是瑞典第五大城,组成人口约 15 万人,是瑞典 Östergötland 郡里的一个市,Östergötland 郡内包括 13 个大小不同的市,当中还涵盖不少偏乡区域,佔地总面积 9979 平方公里,大概略小于台北、桃园、宜兰、花莲加总的土地面积,人口密度远不及台湾稠密,少了大城市的便利繁华,人力充沛,但整个郡公共事务总括来说仍顺畅运行着,并不大会让你有太多城乡差距的负面观感,尤其是和我们切身相关的图书馆资源。

在这块地广人稀的国土里,图书的平均分布,从城市到乡镇,从大都市到小聚落,在有限的人力资源下发挥出最大的效用,靠得不是过长的工时也不是人为窠臼,而是归功于制度的设计与民众的配合。今天便来聊聊瑞典图书馆如何将图书从城市搬到乡镇。

工作时手机传来这边社区图书馆的简讯,提醒我预约的童书已经到图书馆,我可以开馆时间过去领取;孩子下课时,我去接孩子,顺道也带着孩子一起去领回我预约的图书,同时,也让孩子自己再挑挑自己想看的图书。

孩子非常享受图书馆借还书过程,当我在电脑前插下借书证,按下我要借或者我要还的按键,孩子便可以开始一本一本图书放在平板上移动扫瞄。最后,要借的图书放入我们的袋子,要还的书则按旁边书车上的指示,归放在被预约图书书车及待整理归架图书书车,我和孩子都热爱图书馆馆员可以做的工作。

家附近的社区图书馆附设在学生人数最多的一所小学内,也是当地移民人数相当众多的一个区域,距离我孩子幼儿园约 500 公尺远,距离我家走路约 7 分钟。类似这样的社区图书馆总共有 11 处,适时地分布在整个林雪平市的 11 个社区区块中,择社区中心位置建置,一般以走路或骑脚踏车在 10 分钟内可抵达的距离,非常方便社区内民众前往借阅。

初来乍到瑞典,除了前几回不知情况特地搭车到市中心图书馆借书,柜台馆员领我到一台电脑前,一步一步指导我如何使用电脑,顺便也告诉我可以回家研究一下线上预约系统,并告诉我其实我可以就近图书馆借还书。此后,我也发现除非电脑发生问题,否则图书馆馆员是很少涉及帮民众借还书及预约图书这类工作。

那你不免会好奇,那图书馆馆员的工作是什幺?

帮图书上架找书,及整理闭馆时还书箱的图书,固然是图书馆馆员得做的工作,但因落实民众一起配合还书分类工作,因此这变成部份工作,非大部分工作;这边图书馆馆员另一部份重要工作,在于串连起整个郡 13 个市 47 个图书馆的所有图书资讯,47 个图书馆的图书资讯全建置在同一套网路图书系统中,得以让整个郡约 45 万民众,不论任何时间都可在线上提出图书预约。

以林雪平及北雪平在 Östergötland 郡人口比为例,近 28 万民众居住于这两个城市,因此分配 20 个图书馆平均分布在这两个城市之中,其他较小的市则设置 1~3 个不等图书馆。

这套图书系统并不会因城市或乡镇而有所区别,同一本图书可能同时购买 5 本分散在这 47 个图书馆中,当民众提出线上预约,便会依民众位置,同时检视当地图书馆既有图书存缺状况,若当地图书馆现场无民众预约图书,便从最近距离图书馆将预约图书搬运至指定图书馆。


相关阅读